前提:不喜勿入

   cp是靖蘇/藺流

   微糖

   背景是擺平大渝後的大樑,景琰為王,長蘇仍在。

 

  

  今年冬天的金陵城還是如往常一般,冷風中揚著些綿綿細雪。

 

  而今夜乃元宵佳節,小孩子提著燈籠滿街跑,穿過熙來攘往的人群,大街上早已能看見許多攤販一攤接著一攤的,開始準備熱呼呼的湯圓,每個人都被節日的喜慶所感染,眼角滿是欣喜。

 

  就好比那新年的春聯還新著呢,家家戶戶又掛上了各式各樣的花燈,忙著張燈結綵,放眼望去滿街一片火紅簡直好不熱鬧,那落在紅燈籠上的白雪,似乎也就不那麼冰冷了。

 

  蘇宅也不外乎如此。

 

  蕭景琰才踏進蘇宅沒幾步便被藍色的小身影緊抓住的轉了一圈。

 

  「水牛!救命!」飛流躲在蕭景琰的身後,一張小臉皺著眉緊緊抓著他的衣角。

 

        雖說蕭景琰的功夫了得,但飛流的力氣也並非常人所及,他竟一時無法動彈,就這麼被抓著卡在了中庭。

 

       黑著臉匆忙趕出來的藺少閣主見到蕭景琰既不訝異也不行禮,不改他那份疏狂的無視了堂堂一國之君隔空和飛流對話。

 

       「飛流,」藺晨嘆了一口氣,「我昨晚咬你那是情趣,你今天這麼大一口我該高興還是難過?」藺晨揉了揉還有牙印在上的肩膀,一臉痛心疾首,像自己的老婆與別人跑了似的轉過身往回走,腳步沉重的踩在雪地上,背影說要多淒涼就多淒涼。

 

       蕭景琰笑了笑,這人還是一樣演技暴發戶,把身後的飛流唬的一愣一愣的,小手倒是鬆開了些。

 

       仔細想想自己好像真把壞人咬得疼了,才小碎步的跑向藺晨。「痛,飛走。」痛的時候,蘇哥哥是這麼做的吧。

 

       稍微不那麼痛心疾首的看向飛流,唉呀怎麼就那麼可愛了呢?真想再親他一口,不,讓他再咬一口也行。

 

       藺晨所想完全寫在臉上,讓飛流倒退了兩步。

 

       「少閣主別在和飛流玩啦,元宵都準備好了。」端著一碗碗湯圓的吉嬸經過,笑臉盈盈的,元宵的熱氣撲在飛流的臉上,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水牛,一起!」語畢便拉着他大步大步的走,蘇哥哥說過,吃飯就要大家坐好才能吃。

 

       

  蕭景琰有些訝異的發現,在蘇宅的人竟比他想像的還要多,不論身分地位的圍在一起聊著天說著地,和樂融融,連梅長蘇都難得的掛上了笑容,和言豫津一起調侃口才沒那麼好的蕭景睿。蕭景琰想,比起宮裡,這裡倒更有家的氛圍。

 

       還是梅長蘇先注意到了一身素雅的蕭景琰。

 

       「看我們家飛流把鴿主給丟了,卻找到了什麼?」想是心情很好,梅長蘇對蕭景琰微微一笑,招呼他坐到自己身旁的空位。

 

       「你別這麼沒良心啊你我還沒吃湯圓呢。」藺晨掏出扇子對著梅長蘇指指點點的,眾人卻忙著和蕭景琰打招呼。「唉真是一群小沒良心的。」藺晨嘴巴上是這麼說著,也是笑著找了個熱鬧的位子坐了下來。

 

       「陛下今晚怎麼沒在宮裡?」梅長蘇以耳語的細聲問著蕭景琰,順手吃了一塊糕點。

 

       「想見你了。」蕭景琰早想好了怎麼應答,可梅長蘇卻被這口耿直的情話噎的不輕,假咳了好幾聲。

 

       「看來我們大梁出了個任性的皇帝呢。」梅長蘇臉上飄著淡淡的紅,連忙伸手要了杯茶。

 

       「只在你的事情上任性,不行嗎?」蕭景琰倒了杯茶,確認好了溫度才拿給身旁的人。

 

       梅長蘇又咳了幾聲。

 

       在一片歡笑之後,大家也算是吃飽喝足了,便決定一同前去街上賞花燈。

 

       「我就不去了。」梅長蘇淡淡一笑,「晏大夫叮囑過我不能出門,飛流可要好好跟著豫津哥哥啊。」

 

       「唉這點小事就交給我吧,不用客氣。」站在一旁的藺晨一臉誠懇,但誰不知道他安的是什麼心。

 

       「還是我跟景睿吧。真的。」言豫津連忙把飛流護在身後,帶著他走了出去。

 

       方才聽見梅長蘇不一同外出的飛流皺了皺眉,一張精緻的小臉苦思著什麼的樣子,最後一個回頭大步走到蕭景琰面前,牽起他的手和梅長蘇的手放在一起。

 

 

       「蘇哥哥,不丟。」飛流認真的說道,露出天真的笑容,才咚咚咚的跑出去和言豫津走了。

 

 

       蘇宅恢復一片安靜。

 

       梅長蘇看了蕭景琰一眼,也不說話,就慢慢的和他一齊走到廊下坐著,抬頭看著繫在梁上一晃一晃的桃花燈。

 

       映在眼裡的卻是還是林殊的他和還是靖王的蕭景琰當年的那般無知吵鬧。

 

       「陪我去嘛!」林殊不輕不重的拉扯蕭景琰的衣服,無非就是撒個嬌想和他一起上街過過元宵。

 

       「待在宮裡多無趣啊景琰,元宵就是要出去賞花燈啊!」尤其他父親那性格,這麼好的日子還叫他鑽研兵法,嘖。

 

       林殊硬是死皮賴臉的將蕭景琰拖了起來,正準備往外走的時候蕭景琰才哭喪著臉說:「我被父皇禁足了。」而且還是因為幫你背黑鍋。

 

  林殊愣了一會兒,一雙機靈聰明的眼睛轉了轉,「那我們私奔吧。」林殊的眼睛閃著煙花,絲毫沒有要掩飾他的興奮。

 

       蕭景琰有些無奈的笑了笑,「你就不能換個詞嗎?」雖然心裡有一部分的他的確這麼想過,想和他一起寄情山水,周遊天下,走到更遠更深,沒有人知道的地方,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只要對方是他。

 

       只可惜,恨不是生在平常人家。

 

       「膽小鬼。舅舅現在一定還在宴會上,你愛來不來隨便你。」林殊對他做了個鬼臉,說完就要從他來時的地方——窗戶跳出去。

 

       蕭景琰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有門不走你跳窗戶幹嘛。「小殊你等等。」伸手將他拉回來,對方果然不出蕭景琰所想的落在自己懷裡。

 

       「別、別阻止我,我今天一定要去。」林殊撞在蕭景琰懷裡,也不敢抬頭,就低低的說了幾句不怎麼有魄力的話。

 

       蕭景琰看著紅著耳朵的林殊,便若無其事的抱住林殊,算是吃了一塊非常好吃的豆腐。「你、你幹嘛!」林殊臉上的紅色已經漸漸蔓延到脖子了。

 

       「走吧。」蕭景琰輕輕一個吻落在林殊的髮上,說不定本人都沒發現。「去私奔。」蕭景琰那過分好看的笑容讓林殊一下子恍了神,就這麼乖乖的讓蕭景琰抱著他出了窗,不見半分原來那容易炸毛的模樣。

 

       後來的故事不用多說便知,總之是蕭景琰和林殊在一片人海中不小心走散了以至於被大家長發現並罵了一頓,但與心上人在一起,不管發生什麼事總歸是心滿意足,而那天拿著的桃花燈還被藏在林殊的床下。

 

 

       梅長蘇不禁笑出聲來。

 

       「至少那天很值得。」他沒想到,蕭景琰也在想同一件事。「不過林帥也簡直喪心病狂了,竟然叫我們把林府上下的窗戶都擦一遍。」蕭景琰回想起來還覺得莫名其妙,明明你兒子是來闖我靖王府。

 

       「景琰。」梅長蘇微微側傾,靠在蕭景琰的肩頭,「別再把我弄丟了。」不論是在當年元宵、還是在赤焰那場無法撲滅的大火裡。

 

       蕭景琰眼神一暗,將梅長蘇緊緊摟進懷中,像是怕兩年前那隨時都有可能消失的人再度離開自己一般,用盡全力的想將對方嵌入自己的骨骼裡,確認他此時此刻就在自己身邊。

 

       梅長蘇也沒有喊疼,冰冷的身體就任由他這樣抱著,他欠蕭景琰這個擁抱,欠的太久了。

 

 

       兩年前梅長蘇所參與的大渝那場戰役,蕭景琰最終還是沒能放下心。

 

       他知道以林殊的驕傲、以梅長蘇的倔強,不自己親自打完這場仗肯定不會放心。所以蕭景琰才忍著等到戰況已是勝券在握時,才讓身邊的列戰英前往梅嶺戰場,硬是聯合了藺晨,硬是把倔強固執的那人帶了回來,回到他身邊。

 

       冰續草的毒性在藺晨的妙手之下抑制住了,大渝之戰也大獲全勝,蕭景琰也在幾個月內登基成為了新皇。之後經過了數不清的夜晚,蕭景琰數不清的照顧,那人總算虛弱的張開了雙眼。

 

       梅長蘇醒來的第一句話便淹沒在蕭景琰溫柔的吻中,然後蕭景琰就被守在一旁的藺晨和晏大夫暴打了一頓。

 

       「急什麼呢,我不都一直在這嗎。」

 

       「小殊你前科太多了。」

 

       我真的沒辦法想像,再一次失去你的感覺。

 

       蕭景琰沒有鬆開手,只將力氣放小,讓懷裡的人以最舒服的姿勢看著天上一輪明月。

 

       「你知道嗎,」梅長蘇緩緩開口,「景睿和豫津終於走到了一起;霓凰和聶鐸在雲南都過得很好,孩子平安的出世了;穆青掌管南境也有一段時間,頭腦是越來越好了;宮羽現在也專注在音樂上,能做她喜歡做的事...…」那些他欠的、沒有欠的,大家都獲得幸福了。

 

       蕭景琰沒有問他這段莫名奇妙的話是什麼意思,光看著他被月光照的溫柔的臉,蕭景琰猜想他一定又在想什麼對別人抱歉的事了。

 

       「我現在也很幸福。」蕭景琰望著梅長蘇,眼底盡是一片溫柔和體諒。「他們會諒解你的。」蕭景琰明白,他多少還是對當年利用的人有所愧疚。

       梅長蘇躺在這人懷裡,不自覺地紅了眼眶,原來他一直都懂。

 

       蕭景琰拍了拍梅長蘇的頭,「好了,今天元宵呢。」等那人轉過頭便落下一個吻,如同那年。

 

       兩人相互依偎在一起,世界彷彿靜止,月光毫不吝嗇的灑在他倆身上,有那麼一瞬間蕭景琰還真的覺得自己已脫離了俗世。

 

       低頭一看,懷裡的人呼吸已均勻。

       蕭景琰笑了笑,為梅長蘇掖了掖大衣,就這麼靜靜的看煙花綻放。

 

_

  嗯!這是拖延症患者的元宵節快樂!59.PNG

  原本是非常遲的新年快樂的,結果卻變成了情人節快樂,接著就變成元宵節快樂了,總不能...二二八快樂吧

  依妹妹要求改成空格空格風了(恩? 祝眼睛愉快23.PNG

  我其實也就想寫他們倆不要再有甚麼事發生了

  歲月靜好一直是我喜歡的文風 我就特別喜歡歲月靜好的日子

  挺好的 平平淡淡的生活

  (其實是因為有一部分的我知道自己寫不出個甚麼古風文采詩詞,所以只能寫寫日常啦)

  在看完高虐結局後我好想來個be(揍

   然而我看完結局後只想寫藺蘇(冷漠)41.PNG

  _0229

, , ,
創作者介紹

夏天的鄉村、池裡的魚

木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